注册

到底是谁在看“吃播”?

2020-08-17 09:28:50 每日经济新闻  杨弃非

  吃播本无原罪,浪费才是可耻。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杨欢


  图片来源:B站截图

  作为网络直播的一脉分支,吃播似有成为众矢之的风险。

  前两天,央视点名批评“大胃王”吃播,称其误导消费、浪费严重。紧接着,吃播主阵地抖音、快手先后回应称,针对浪费粮食、假吃、催吐、宣扬量大多吃等吃播,将给予删除作品、关停直播、封禁账号等处罚。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亦发文,要求各会员企业进一步加强直播内容管理,特别要重点关注以美食类为主要内容的直播。

  作为一个地道的“舶来品”,吃播衍生于早期日本“大胃王”探店节目,在艺人遍地的韩国形成一种直播门类,传导至美食大国中国,借短视频与亚文化风口,扶摇而上。

  业内人士提供数据显示,去年,美食类视频中,吃播所占的比例大概在40%至50%。“头部”吃播的年收入能达到百万级别,每个播主背后都是上千万的粉丝量。

  是谁在“窥屏”别人吃饭?

  有人做过调研,喜欢看吃播的粉丝们大多是年轻人,几位“头部”吃播播主的粉丝都大致集中在16至25岁之间,女粉的比例更高。而跟美食紧密相关的地域如广东、川渝、江浙沪一带,同样也是吃播粉丝更密集的聚集地。

  与粉丝组群的才艺直播、电商直播不同,看吃播更多是个人的故事。我们找了几个吃播的粉丝聊了聊,在这个充满了各式各样选择的时代,他们为什么会为吃播着迷?

  “吃播就是升级版大众点评”

  讲述人:MINGQING 年龄:23岁 定位:成都


  图片来源:B站截图

  有人说,现代人的小确幸有一半都来自美食。“诗和远方”,有的时候就在眼前的一碗粥、一盏茶之间。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美食控,休息的时间几乎都用在寻找美食、体验各地美食文化上了。以前我基本上都是靠大众点评寻找美食,拔了不少草,也踩了不少雷,现在大众点评已经到了至尊会员,当然,评论不少是靠吐槽撑起来的。

  今年初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我几乎有3个月没有去餐厅吃饭,外卖成了我享受美食为数不多的出口。当时有一个朋友刚从密子君团队离职,他们推出了外卖测评系列,在他的介绍下,我开始在吃播里找外卖店。

  吃播播主一般都有很明确的城市属性。密子君是成都吃播播主,活动范围和我上班、居住的区域差不多,她探店的餐厅很多在我的外卖配送范围内。我看吃播的目的主要是“排雷”——炒饭是粒粒分明还是浸在油里、水煮肉片垫了多少豆芽,甚至店里环境大致怎样,这些在刷单成风、P图严重的大众点评里可不太容易看出来。

  通过吃播找店也要掌握一些小技巧。一般情况下,播主接推广会明说,但也有一些行业“潜规则”。比如密子君,平时探店大多不会报店名,但会留下一些线索,餐厅周围的地标之类的,然后就会有人在大众点评上“深扒”,找到准确定位。有一次她只念了一条大众点评上的评论,我翻遍微博都没找到“同好”成功破译,只好作罢。

  评论区也是判断依据。有“微表情十级学者”,能通过一个皱眉和假笑来判断播主是念广告还是真心推荐。跟广告主打游击战,是每个吃播粉丝的必修课。

  找到和自己口味相近的吃播是一种缘分。现在我已经养成习惯,每天睡前刷一下吃播,为遇见美食做储备。大众点评上,我光收藏待打卡的餐厅就有好几页。

  “拯救我脆弱的肠胃”


  讲述人:Miaaaa 年龄:25岁 定位:南京

  图片来源:B站截图

  吃东西对人来说有多重要?我看过一个人类快感程度排序,吃喜爱的食物时多巴胺单位分泌量能达到130,比按摩和疲倦时睡觉还要高。我深有同感,吃东西就是我的快乐源泉。

  在国外留学期间,我曾经陷入很丧的情绪中,因为没有家人朋友陪伴、又缺乏国内娱乐活动,只有吃才能让我有些许缓解。但怎奈“眼大肚皮小”,我总是晚上吃很多,但又无法消化,白天只有吐出来。心情是好了,但身体就有些吃不消。

  一次在视频网站上收到了“食彩之国”的推送(一个日本的海鲜纪录片)。每一集都会有几分钟,给主持人试吃的镜头。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专门找每集的吃饭集锦来看。那应该是我最早接触的吃播了。

  吃播能让我有一种“代理满足”的感觉。虽然看的时候可能会很饿,但是看完了就会觉得很开心。特别是像产地打捞上来的海鲜现杀现吃的这种经历我很少有,看吃播的时候就好像自己也吃过了。“虚空吃饭”的经历让我彻底戒掉“吃了吐”的坏习惯,肠胃也逐渐好转了过来。

  到现在,我已经算是吃播的“老粉”了。从日本到韩国,再到国内的吃播,基本上我都看过。也听过有人得厌食症后,因为看吃播胃口好转的故事,还有饱受孕吐折磨的孕妇以此应对胃口不佳的问题。

  看吃播助消化已经成了我的常态。最近我也试着用吃播控制饮食——健身配合“168”间歇性断食来减脂,“断食”的时间就靠吃播来“饱饱眼福”。

  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吃播有点变味了。好几个一直关注的博主,现在只有接推广才发视频,点开也全是广告。“恰饭”无可厚非,但本来我就很反感大胃王这种博眼球赚钱的吃播,现在感觉他们也没什么两样了。

  “哥哥的吃播,当然要看”


  讲述人:Weedy 年龄:21岁 定位:上海

  图片来源:新浪综艺

  我从来就没想过我会看吃播。每次看视频不小心刷到大胃王吃播,把一堆东西胡乱塞进嘴里的样子实在让人不适,我都会迅速滑过去。

  前段时间,我的偶像一段吃饭的视频突然出圈了。看到吃播我本能地抗拒了一下,但偶像的吸引力太大,渐渐地我就接受了他这种形式的“露脸”。

  作为一个老韩粉,我认识吃播也是从韩国艺人开始的。有一段时间,各类直播突然在韩国火爆起来,有素人因为直播走红、有机会登上三大无线台电视节目,在“每6个人就有一个艺人”的韩国,越来越多小偶像开始加入这个风潮。不只吃播,“躺播”“玩播”“健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和普通人的吃播相比,艺人吃播更像是展现他们真实的一面。举个例子,以前经常有艺人打造“吃不胖”人设,然而最后被证实大部分都是“摆拍”。敢吃播的艺人,要么就是真的吃了然后胖了,要么就是吃的时候小心翼翼,喝饮料都要计算卡路里,这些细节,过去粉丝还真难接触到。

  最近我看了关晓彤走红的“蔬菜三明治”吃播。不得不说,我周围对她无感的朋友有因为这个“路转粉”,我也试着做了,感觉自己也能像她一样瘦下来。

  现在国内越来越多明星开吃播,微博上三不五时就能看到明星因吃播上热搜,话题度高了,批评也随之而来。我希望能更经常地看到偶像的活跃,但又不希望他成为众矢之的,心里还是有点矛盾。

  明星开吃播就是“糊”?我可不这么认为。粉丝能看到明星的另一面,明星也能圈到更多粉,何乐而不为?

  “没有吃播我睡不着”


  讲述人:ERIC 年龄:30岁 定位:深圳

  图片来源:B站截图

  朋友“深夜放毒”怎么办?要我看,你做成吃播,我不仅不会生气,还会非常开心。

  因为上班大脑高度紧张,又经常加班到很晚,到了睡觉的时间经常是还处于亢奋状态,因此,我养成了看无脑视频放松入睡的习惯。我试过很多种视频,吃播对我的效果最好。

  我每天睡觉的时候通常是这样:点亮床头灯,调至当天最符合心情的颜色,打开加湿器,也要加入最符合心情的精油,然后,拿起Ipad、在b站上搜索最喜欢的吃播播主。我会筛选以ASMR为主的吃播,被放大的咀嚼声和吞咽声,是我入眠最好的“白噪音”。

  跟我一样“以吃助眠”的并不在少数。有一段时间,吃播界还刮起过一阵“小声吃播”的潮流。播主溜进熟睡父母的房间,摸黑摆上一桌火锅,有的还会摆上一个分贝仪,就是要在尽量无声的情况下吃完一顿饭。虽然都是“套路”,但买账的并不在少数,还没等背景里的“父母”醒,评论中好多人都已经沉沉睡去。

  有一次我遭遇催婚,晚上胡思乱想睡不着。打开吃播视频,看到播主一如既往开心吃饭的样子,看到争吵播主有没有掐掉吞咽动作的弹幕,我突然感到没那么难受了。根据市场调研公司NPD的报告,美国人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时间一个人吃早饭,一半的时间一个人吃午饭。吃播带来的陪伴感,大大满足了现代人“自我社交”的需要。

  最近,我也有些担心我一直看的吃播遭到封禁。在一个播主最新更新的视频里,20分钟的视频都在循环播放“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费可耻,节约为荣,培养节约习惯”的滚动字幕。这样也挺好,可以刷掉以多吃量大换取流量的播主,让真正的吃播有更好的生存环境。

  看吃播,到底在看什么?吃播的发源地日本或许可以给出答案。

  去年,《深夜食堂》在中国遭遇水土不服,有人曾分析,日本的夜食文化注重孤独和慰藉感,而中国夜宵的关键则在于聚会、热闹。博主一个人的大快朵颐,通过网线与屏幕前的看客连接在一起,变成了一群人的狂欢。在愈加强调个人感受的今天,吃播组的“万人局”,让每个个体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心灵的回归,

  吃播本无原罪,浪费才是可耻。让野蛮生长归于有序,真正的美好才能浮出水面。正如有人说的那样,一碗人间烟火就是生命里的岁月,岁月不能长久,生活值得守候。

(责任编辑:赵伊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