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农金专访 | 冯永辉:生猪期货上市构建产业链“风险闭环” 投资时关注这六大指标

2020-05-22 09:06:05 和讯网 

  采访背景

  生猪期货已获证监会批准展开交易,和讯农金第一时间联系到大连商品交易所,将与大商所联合出品生猪产业访谈专题,旨在普及生猪产业基本面状况,深度挖掘产业逻辑,分析生猪期货带来的产业机遇。

  采访嘉宾

农金专访 | 冯永辉:生猪期货上市构建产业链“风险闭环” 投资时关注这六大指标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

  采访内容

  和讯农金:目前我国生猪产业的基本情况和特点。同时,价格波动呈现哪些特点,产业一般会面临哪些风险?

  冯永辉:首先我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养猪国家,既是生产的第一大国,又是消费的第一大国,比重占到全球一半左右,我国每年消费猪肉的官方数据达到了5000到5500万吨,这个对应的我国年出栏量。国内的生猪出栏量,正常年份是在6亿头左右,远高于世界其他国家,排名第二的美国,出栏量不到1.2亿头,再是欧盟27国:德国、荷兰西班牙、丹麦等。

  我国生猪产业的最大特点的就是生产规模和需求市场规模都是全世界第一,其他的特点是我国养殖量是全世界第一,但是我国养殖生产单位是非常的分散的。我国一年六亿的产能,全国有四千万左右的生产者在从事生猪行业,规模很庞大但是单个规模比较小,养殖方式、生产方式各方面都比欧美的发达国家落后。

  我国目前整个行业集中度是比较低的,前十名养猪企业所占的比重,目前的数据是还不到10%,而美国前十名的养猪企业占到了整个生猪产能的60%,我国绝大部分从事养猪的生产企业的养殖户他们的饲养管理水平,与国际的领先水平差距较大,但是我国的头部企业还是比较领先的,我们投建的硬件养殖厂都是可以跟欧美国家先进养猪水平相媲美的。

  生猪产业的特点,包括养殖的模式,疾病,种猪的情况等,我国市场的波动情况是非常剧烈的。国内的猪周期,从2002年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国的需求市场蓬勃发展,价格波动比较剧烈,也呈现非常明显的周期性波动,2003年到现在已经经历过完整的四个猪周期,每个周期所经历的时间从过去最初的三年,后来延长到四年,后来又延长到五年,猪周期的波动幅度也是越来越大的。

  大部分的猪周期,在没有受到特别大的自然灾害和疫情的影响的情况下,一个猪周期性的波动一般都在150%以内,波动幅度受到疫情影响是最大的,过去的四轮猪周期里面有两轮猪周期的波动幅度,是达到了150%以上的。一个是2007年的大涨,累计上涨的幅度是达到了200%以上,第二个是从去年开始的第五轮周期,在去年年初到十月份,只用了十个月的时间就涨了300%。

  这也表现出我们国内的生猪市场,一旦出现大的疫情灾害,对产能的影响造成巨大的影响以后,它的波动幅度会非常的大,像欧美的国家,大部分猪肉价格波动幅度都在50%以内,他们一头猪的均衡利润也是比较低的,所以说,我国国内生猪市场的最大的特点一个是周期,随着规模化程度的提高,周期越来越长。价格受自然灾害疫情影响波动幅度也是比较剧烈的。

  整个行业对市场影响最大的风险,也就是来自于疫情,像过去发生蓝耳病的时候,国内最开始没有疫苗。对生猪产业造成了重创,非洲猪瘟2018年八九月份发生以后,也是对生猪产业造成了重创,最终都导致产能大幅度的下降,致使第二年的生猪价格出现大幅度的上涨,所以说疫情风险是摆在整个行业和市场面前最大的风险。

  和讯农金:生猪期货的上下游产业链的逻辑关系是怎样的?

  冯永辉:生猪期货上下游的产业链逻辑是比较清晰的,生猪产业是整个猪产业链的一个核心,假如生猪没有上期货,那对于整个行业的这种风险来说他并不是一个闭环的。养猪,首先是饲料,种猪,再往上就是粮食加工,粮食贸易,还有种植业,往下是生猪的屠宰。再往下是食品加工,最终是餐饮消费,所以养猪业影响的产业很多,而猪产业由于它的市场体量很庞大,我国国内的生猪产业达到了六亿头左右,正常年份下,整个市场的规模是达到了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所以它在整个产业里面,饲料产业只有六千多亿左右的产值,而且饲料产业是把牛羊家禽都算上去的,所以在整个猪饲料里面,养猪业是整个产业的核心,其他的产业都是受他的影响在波动,已经使用到期货这个工具的行业,像玉米行业是有期货的,大豆是有期货的,养猪最重要的两个饲料就是玉米和大豆;豆粕,那在这畜牧养殖业里面;鸡蛋,已经上了期货了。假如生猪上的期货以后,对于畜牧业产业来说,就剩了肉鸡和肉牛肉羊的产业。

  从产业链角度来说,生猪期货对于整个产业来说是非常重大的一个事件,因为有了生猪期货以后,玉米,大豆,豆粕这些期货品种,对生猪来说就有了供给,生猪作为需求方,能够把风险尽可能降到最低,所以生猪期货上来以后,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农金专访 | 冯永辉:生猪期货上市构建产业链“风险闭环” 投资时关注这六大指标

  和讯农金:我们都知道有一个指标叫做“猪周期”,它已经不仅仅是生猪产业的内部指标了,甚至对整个经济环境都有一定的影响,请您从专业的角度为我们详细解释一下,何为“猪周期”?并请谈一谈,“猪周期”形成的原因以及近年来出现的新变化。

  冯永辉:猪周期其实就是生猪和猪肉价格周期性的波动,这种周期性的波动里面是有上涨期有下跌期,有盈利有亏损,有过高有过低,整个周期波动是比较激烈的。把一个猪周期划分为几个要素就是两区和两段,两区就是盈利区和亏损区,两段就是周期性上涨阶段和周期下跌阶段,两点一面,那就是两个拐点,高点和低点,然后两点一线,盈亏均衡线就一个猪周期,猪周期的波动特点,受产能影响是非常剧烈的。

  猪周期形成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生产和价格的不同步性,因为养猪的生产,现在的存栏和未来的生猪供应是要符合自然规律的,而这个自然规律就是时间的滞后性,我们经济学里面有一个叫蜘蛛网现象,也叫蛛网理论,他就是在研究生产和价格之间的时滞性的一个理论。生猪市场体现得非常的充分,说白了就是养猪人士根据现在的生猪价格再安排现在的生猪生产,现在的生猪生产不影响现在的价格,它影响的是未来的价格,因为他现在生产的猪,不能够马上生小猪,小猪不能马上变成大猪,他需要一个不断生长的这个生理周期。所以猪周期之所以存在,主要就是因为生猪生产的自然规律,或者说生物学特点决定了它的生产和它的价格是严重不同步的。

  这种实质性相差时间是比较长的,这个从补栏后备母猪到肥猪的价格能够相差一年以上的时间。我们的养猪生产和终端的价格不同步导致养猪人在根据当前的价格安排生产的时候永远是慢市场一拍,永远追不上。所以就出现了产能过剩,因为价格信号跟生产节奏永远没有办法同步,所以就急需一个像期货这样的工具,能够把未来的价格提前的传递给生产者,让他根据未来的价格去安排现在的生产,而不是根据现在的价格去安排现在的生产。

  最近这几轮猪周期最大的一个变化就在于周期逐渐的拉长,2015年开始到2018年年底结束的这轮猪周期时间长度是四年。假如没有非洲猪瘟,这轮猪周期不会在2018年年底就结束,因为2018年是刚刚出现产能过剩,整个行业处于一个去产能的这个阶段,又想去产能,要不就是出现长时间的亏损导致资金链断裂,要不就是出现疫情帮助去产能。

  因为在2015年之前的内轮猪周期是2010年开始2015年才结束,是2003年以来到目前为止时间最长的一轮周期,既没有疫情来去产能,也没有其他的一些自然灾害来去产能,只是靠市场自身的规律去调节这个猪周期,经历了三年的亏损。所以说,再没有偶发因素的情况下猪周期越来越长,主要原因就是每经过一轮猪周期,整个行业内就会淘汰一次落后产能,而这些落后产能,他们的生产是极不稳定的,条件比较差,饲养管理水平也比较低,所以非常容易在猪周期的低谷,或者说疫情到来的时候被淘汰出这个市场,那剩下来的就是养猪越来越好,都是优势产能,养猪越来越好,环境越来越好,饲养管理水平越来越高,所以规模化程度在这个过程中是明显提升,规模化程度越高,生产企业投机就会大幅度的下降,他们的生产就趋于稳定,一旦说出现产能过剩的时候,是不会轻易的去产能,所以周期会被拉长,而且过去的特点也基本上是这样。

  随着生猪产业规模化程度的提高,猪周期在慢慢的拉长,假如没有疫情,猪周期的波动幅度也会越来越小,就趋向于一个收敛型的蛛网,因为生产趋于稳定了,他的波动幅度肯定越来越小,但是我们现在依然受到疫情的威胁,所以猪周期呈现出来的这个特点并不是特别的固定,所以现在国内的猪周期还依然是受产业转型的影响,也是在一个不稳定的一个状态。

  和讯农金:生猪期货作为一个新的期货品种,从交易的角度来说,您认为投资者应该提前做好哪些准备?交易该品种应该重点关注哪些指标或影响因素?

  冯永辉:生猪期货即将上市,对于投资者来说,现在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尽快了解我们中国生猪产业的一些基本状况,还有市场波动的一些特点,对于投资者来说,首先需要做的可能是对产业的一个基本情况的了解做一些调研之类的,了解猪周期的影响因素、规律特点等。首先要对生中国生猪产业的运转,进行一个深入的了解。

  生猪期货上来以后,对于投资者需要关注的最主要的指标,首先是现货的生猪价格,第二个就是子猪和母猪的补栏情况,为了判断未来价格走势的;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就是疫情的变化,需要看我们官方发布的关于非洲猪瘟相关的一些信息,同时还要结合实际的情况进行实时的跟踪和摸底。

  生猪产业相关政策是比较多,比如去年年底有扶持生猪生产的政策,最近正在开展的打击活猪跨省调运的相关政策,有很多都是能够影响到生猪生产和生猪市场的。除了政策,还有就是猪肉的贸易,尤其是进口猪肉的情况,最终是进入到了我们的餐饮,反过来会去影响我们上游的活猪市场,因为我们的活猪杀完以后会以猪肉的形式到终端的餐饮,国内的收入产业和进口的猪肉,最终是在消费端,所以还需要了解进口猪肉的情况。

  和讯农金:现在市场已经上市的品种中,我们知道豆粕、玉米是作为上游饲料原料已经在市场上交易很久了,但是其实像鸡蛋作为蛋白替代、苹果作为食物快消、甚至包括油脂都对生猪消费有一定的影响,请您给我们理清一下背后的逻辑关系?

  冯永辉:现在已经上市的农产品(000061,股吧)里面跟猪有关系的几个品种,关联度最大的是玉米和豆粕,鸡蛋虽然说是作为新产品的一个品种,但是和猪肉之间替代关系并不是特别强,跟猪肉替代关系最强的是禽肉,但是目前还没有上期货,还有一部分是肉制品蛋白肉蛋白,鱼水产品,但这些基本上没有期货,所以目前在期货品种里面,跟生猪市场的生猪期货影响最大的是玉米、豆粕和鸡蛋这三个,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个豆粕和玉米,鸡蛋要排到最后。

  鸡蛋对猪肉并没有形成一个特别强的替代,原因是消费场景不一样,鸡蛋的消费场景主要是出现在早餐里和食品加工里面,而猪肉,很少在早餐里面出现,也很少在深加工里面出现,猪肉的消费场景,70%的猪肉一般都是以鲜销的形式进入到家庭和餐馆进行消费的,所以说。两者替代关系并不是特别强,而玉米跟豆粕之所以受猪的影响比较大,是因为它是猪饲料成本的主要构成,我们养猪的成本有70%是来自于饲料成本里面,玉米和豆粕加在一起占到了饲料成本的90%,所以玉米和豆粕与生猪之间的关系更强一些。

  而像苹果油脂这些,其实对生猪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苹果跟生猪有一定的关系,是因为苹果深加工以后,所剩下来的苹果渣可以作为猪饲料,有苹果就可以拿苹果渣来喂猪的,没苹果渣的就不用苹果渣,可以用豆粕来替代,所以说苹果渣只能算是猪饲料里面的一个非常规饲料,是可有可无,可被替代的。

  油脂行业主要就是大豆,进口过来以后,它的副产品是豆粕,它的主产品可能是一些大豆油,花生油,棉籽油,菜籽油。但大豆油,菜籽油是很少在生猪养殖过程中使用的,最多也就是在冬季的猪饲料里面会添加一部分的油脂,以降低冬季饲料生产过程中的粉尘和补充冬季饲料里面的能量。

  和讯农金:目前生猪养殖在全国的分布情况是什么样的,交割地的确定对于整个生猪养殖行业的分布会否产生影响,您认为具体会呈现哪些趋势或变化?

  冯永辉:目前全国生猪养殖的区域分布特点,以产区布局为主,而不是以销区布局为主的。在二十多年以前,我们的生猪产业是以销区布局为主的,现在受环境各方面的影响,正在向产区转移,像东北地区、华北地区是最主要的玉米的主产区,华北和东北是玉米小麦和大豆的主产区,而这些就是养猪所需要的主要的饲料量。

  所以现在全国的生猪产能有2/3是在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布局的,十年以前长江以南,是占到了全国的一半,现在长江以南经历了环保拆迁的问题以后降到了1/3不到,还有西南地区云贵川,所以说生猪现在产能的布局特点排名第一的是华北产区,排名第二的是这个华中产区,然后是西南产区和东北产区,然后才是西北产区。

  目前全国的生猪产能布局是比较清晰的,按照销区来分,基本上就是四个销区,按产区来分主要最大的是长三角地区,其次这是珠三角地区,排名第一得是珠三角,其次是长三角,然后是京津塘,云贵川四大销区,他们的供应的主产区是不一样的,五大主产区,华北东北华中西南西北,几大产区的布局是根据各自的销区进行布局的。

  目前生猪的交割库的设置,据了解河南应该是作为基准地,因为河南地处中原,又是全国第一养猪大省,所以以河南为基准地。河南的平行线,这个北方基本上都是需要贴水的,河南以北都比河南的价格要低,然后河南往南大部分都比河南的价格高,那现在交割库的详细的布局方案并没有公布,所以他对生产布局的影响目前还很难说,只能说在生猪期货没有上市之前,我国的生猪产销布局已经向产区转移了,尤其是向粮食主产区转移了。

  这样一种布局,特点是可以降低养殖的成本,因为减少了生猪长期的运输,饲料猪养都在北方,就可以减少北方的生猪的外调,然后增加猪肉的调运量,只要把猪肉拉到南方去就行,这也是符合农业部的产业规划的交割库,预计交割库绝大部分会分布在北方产区,长江以南的交割库,可能不会特别多。

  和讯农金:据了解,2020年以来,猪价依旧维持相对高位,但3月份开始出现下滑,您认为今年生猪价格是否会迎来“拐点”而出现大幅下滑?请谈一谈目前猪价所处的周期阶段,未来预计将呈现何种走势特点?依据是什么?

  冯永辉:当前的价格阶段性的拐点,已经出现在5月15号的时候,全国的瘦肉型生猪出栏均价是跌到了阶段性的一个小拐点,最近几天是缓慢爬升的。从周期的角度来说,现在依然是处于高峰区域,并没有进入周期性下跌,去年十月份以前是属于周期性上涨。这轮猪周期是从2019年一月份开始的,十月份就基本上接近于猪周期的高点,然后现在这个价格较高点有了明显的回落,但是他还没有进入周期下跌期,主要原因是根据生猪的产能的周期拐点来看,母猪的产能是在去年的九月份出现了拐点。

  根据母猪的产能拐点来判断生猪供应的拐点,应该是在2020年的九月份十月份前后,所以2020年的九月份之前生猪的供应都很难实现大量的增长,九月份十月份时候的下跌可能就已经是转入到了周期性下跌的区域,从现在的产能恢复情况来看,去年九月份母猪的存栏是最低点,现在已经恢复了十个点母猪的存栏,按照这个产能的增幅来看,今年九、十月份以后转入周期下跌趋以后会逐渐的走低。

  价格的周期性趋势的判断,是相对好判断的,因为根据母猪的产能来判断未来的供应,这是一个自然规律,这个是不会随着人为的意志来改变的,除非是发生大的疫情,新增的产能又回去了,就又下降了,这种情况很难出现,所以我们来判断未来的猪周期的走势的时候,依然是认为今年九月份以前依然属于高位区。并不属于周期下跌期,虽然价格有回落,但是也是阶段性的,我们现在的价格,离周期性的高点空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因为去年十月份最高点是40块钱一公斤,现在是27块多一公斤。

  在过去的猪周期波动里面,它基本上是一个周期的波动幅度,但在这种猪周期里面,19年一月份的最低价是九块钱一公斤,十月份的最高点是40块钱一公斤,涨了300%,所以在未来上涨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明年会进入趋势性下跌,因为生猪产能的逐渐恢复,补栏的量越来越大,存栏量就是母猪的产能,今年春节过后,补栏子猪和补栏母猪的积极性是非常高的,子猪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曾经创出两千二一头的历史记录,在猪周期之前,2016年最高的时候,卖到一千二一头。但是三月份卖到了两千二一头,母猪的价格出现了这个将近五千块钱的罕见价格,在这之前的历史最高价,也就是卖到两千不到两千五,所以从子猪和母猪的价格来看,我们春节过后补栏积极性还是很不错的,大家都在恢复产能,判断猪周期后面走势,主要看当前补栏的情况,母猪的产能增长情况,基本上能够给后面生猪市场猪周期做出一个准确的定位。

  

(责任编辑:赵伊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